荒海白沙

佛系文手。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爆


卜枝恶霸:

我码!!!!!!!!!




加油画画:



码了码了 @卜枝恶霸




ChungGan:







另一篇链接: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








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








神器一:Pinterest








 















 








神器二: NounProject








 















 








神器三: Dribbble








 















 








神器四:Flickr








 















 








神器五: Tumblr








 















 








神器六:Behance








 















 








神器七:pixabay








 















 








神器八:花瓣








 















 








一个广告





【安雷/雷安】风与你的梦(番外)

·想不到吧这破玩意儿还有番外。
·雷狮第一视角

       我叫雷狮。

       我有一个新婚的妻子,一周前我们刚举办完婚礼。她很美丽,性格开朗,是我喜欢的那种好女孩儿。
        说来也奇怪,婚礼那天,我总是忍不住四处张望,像是某个应该在的人缺席了。可细想来,连自己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
        我的新娘一袭洁白的婚纱,挽着我的手站在我身旁。我望着她笑了笑,转头对牧师说“我愿意”。
         我听到什么消逝的声音,那么微不可闻又显而易见。那一瞬间,像是有什么永远的从我的生命中离开了,我的心莫名有些空荡荡的。

        妻子很贤惠,刚过门不久,便开始着手整理清洁,不过这也可能是我把家里弄得实在是太乱了的缘故。
        “雷狮,你来。”妻子打扫房间时,忽然唤我过去。
        我纳闷地走进房,便看到妻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手中正握着一个玩偶。
         我想起来,这是和前女友去夹娃娃时,她夹到的,后来便送给了我。
        我接到手中,看了一会儿——这还是我第一次细细地打量它。玩偶是一只小马,莹绿的眼眸很是漂亮,棕色鬓毛中夹杂两撮显眼的异色——一撮黄色,一撮蓝色。
       有些熟悉。
       某张脸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来不及捕捉便已消散不见。
        “雷狮,这是哪里来的?”妻子忽然开口,“我可不认为你一个男人会去买这种小玩意儿。”
        “前女友送的。”我满不在乎地耸耸肩,随后微微笑了笑,“你不喜欢的话,丢掉也无所谓。”
        妻子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便将手中的玩偶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下午去倒垃圾,提着塑料袋子朝垃圾车上一扔。垃圾车里有些满了,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小马脑袋正探出来,莹绿的眸哀伤地望着我。我朝它瞥去最后一眼,便转身离去。

——————————————————————————————

        后来的同学聚会上,我得知了安迷修的死讯。他是我的高中校友,大我一届,却傻了吧唧了,总坚守着他所谓的骑士道。我和他从入学打到毕业,一有空就要找他的岔。不得不说,他毕业后的一年,真是挺无趣的。
        死讯来的很突然,是暗恋他的学妹满脸伤痛地告诉我的。我愕然,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良久,才憋出一句:“死了就死了呗。”
         或许,我早在潜意识里,把他当做一个很重要的人了。

         我也常在后来的清明节里带上一束洁白的百合,去他的坟前替他扫墓。偶有几次,正巧撞见他的家属。几番交谈之下,得知那日安迷修是在为人购置生日礼物,归来路上的车祸中身亡的。包装精美的礼盒上,一个大写字母“L”清晰可见。没有人将那礼物拆开,而是同安迷修葬在了一起。
         我听着家属沉痛的话语,望向了安迷修的墓碑。温和的微笑永远地被定格成黑白的色彩。名字下面是他的生卒,我顺着石碑向下看去。

       1998.05.13——2017.04.09。
       






end.
ps:雷狮的生日是四月十号。

【安雷/雷安】风与你的梦(下)

        自那以后,安迷修便知道,自己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和恶灵的搏斗消耗了他太多了灵力,他发现自己开始有些使不上劲儿来了,但这些
他从来没有和雷狮提起过这些。
         至少在最后的时刻里,他不想让雷狮担心。

         雷狮开始愈发频繁地喝个烂醉才回来。有时候喝多了,干脆在酒吧过夜。直到安迷修都开始担心他的安危了,雷狮迟迟才在早上的晨昀中打开家门。
         后来雷狮说他又交了个女朋友,他们相性很好,彼此都是相见恨晚。安迷修笑了,只说了一句祝你们幸福。
         那女孩来过雷狮家几次,安迷修也是在那是见到的她。那着实是个很好的女孩,雷狮和她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吧,安迷修想。
        “喂,安迷修,过来过来。”雷狮看上去心情相当愉悦。他一把揽过安迷修的肩膀,拉着他在草坪上坐下。
         “…做什么啊…”安迷修望着雷狮面上的笑意,似乎被传染了似的,嘴角不自觉的溢出一个微笑。
         “有个喜事儿要告诉你。”
         “我要结婚了。”
         “婚期就定在下星期。”
         “……”
         “那真是,恭喜你啊。”安迷修只笑着,再说不出别的什么。
         那晚雷狮很开心,拉着安迷修说了好多有的没的,还说要是安迷修能来参加婚礼的话就好了。
         “你就不怕我去抢婚?”安迷修状似随口的一问。
          “你敢?”雷狮挑了挑眉,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拳头扬起在空中挥了挥。“敢抢我的女人你就死定了。”
          要抢也是抢你啊,安迷修无奈地笑着。再说了,他就算敢,也没这个能力。
         更何况,他真的不敢。
         至少,不要被雷狮讨厌吧,安迷修想。

———————————————————————————

          雷狮准备婚礼的这一周,安迷修都没有再出现过。
         他知道自己无法面对雷狮,他不能保证自己是否能在雷狮面前保持平日的镇定。直到婚礼前夜,安迷修才悄悄出现在雷狮的梦境中。
         这晚雷狮并没有做梦,所以草坪上空无一人。安迷修走到夜空下,他与雷狮常待的地方,盘腿坐了下来。
         “我早该知道的,”
         “你永远也不会属于我。”
         他躺倒在草地上,望着头顶的漫天星辰。星辰的光太过耀眼而又遥不可及,像某个人暗紫的眸,刺得他不禁将双眼合上。
         他本来就是在对一块石头谈情说爱,一块对爱语充耳不闻的石头。
         石头不是山谷,连一句敷衍的回声都不会传来。可他心甘情愿,他乐意为之付出所有。
         怨得了谁。
         “雷狮,我爱你。”
         “我对你的爱经久绵长。”

———————————————————————————

         “安迷修,你想好了?”
         安迷修点了点头,望着面前的丹尼尔。丹尼尔长叹了口气,抬手微有动作,便将安迷修的灵魂从玩偶马中提出。
         “你留在这世间的时间本就所剩无几,强行脱离寄居的物体,更是会大大消耗灵力。”
         “即便如此,你还是要去吗?”
         “是的。”安迷修笑了笑,目光中充满着坚定。
         “我要去。”

        雷狮一身笔挺的白色西服,黑色的皮鞋锃亮,本就俊俏的面庞更显得面如冠玉。
        “雷狮!雷狮!”
         楼下有人起哄着高声喊他的名字,雷狮从窗台探出头去,朝下面的人吹了声口哨招招手,整了整西服的外套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安迷修的灵魂飘在空中,静静地回味着雷狮离去时眸中笑意。唇角溢出淡淡苦笑,径直飘到楼下。婚车队扬起的尘埃尚未散尽,他沿着再熟悉不过的道路前行,雷狮告诉过他婚宴地点,他或许能凭着记忆走到那里。

       安迷修到了教堂时,婚礼已经开始。两旁的长椅上坐满了人,中间是雷狮与他的新娘,牧师站在他们中间。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神色,真诚的祝福他们。
         安迷修踏着中间的过道,朝雷狮走去。一步,两步,不长的路,他却像走过了几度春秋。他的身体逐渐地虚化,等他在雷狮面前站定时,他已经透明得几乎要看不见了。
        “雷狮先生,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是的,我愿意。”雷狮侧过脸,望了一眼身旁的姑娘,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笑。
         “我的爱经久绵长。”
        同样的话语,诉说的对象却不是他。
        安迷修笑了。雷狮看不到他,所以他肆无忌惮。
        谢谢你,让我有幸在你身边度过最后的分秒。
        他上前半步,仰头,轻轻在雷狮的额上落下一吻。
        原来,我最后的愿望,是看到你幸福。

        安迷修消失了。
        雷狮再也没有在梦中遇见过安迷修。像是一缕风,吹过他的梦又匆匆地离开。他也曾郁闷天天陪伴自己的人突然不知所踪,但很快便将这事抛在脑后。

        世界终究将他遗忘。

         end.

【安雷/雷安】风与你的梦(中)

        雷狮的睫毛轻轻扑闪数下,好看的紫眸缓缓睁开。
        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起身披上衣服便离开了房间。而安迷修依然留在原处,看着雷狮离开这间屋子。
         他听见大门上锁的声音,然后是死一般的沉寂。
        可是他只能待在这里,他哪里也不能去。
        雷狮一直到很晚才回来。那时夜市的喧嚣都已散去,偶尔有醉汉三两成群地说着胡话,酒瓶摔裂在地的声音划破夜晚的宁静,接着又是长久的冷清。独自在空荡荡的房里待了一整天的安迷修甚至都已经开始昏昏欲睡。直到钥匙插入锁扣的声音响起,才将他惊醒。
        雷狮进门的时候看上去相当的开心,他扬起的唇角甚至还未来得及平复。安迷修倒也不急着去猜测原因,反正要不了多久,雷狮就会自动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
         “我今儿晚上和我兄弟们在酒吧喝酒的时候,她居然来找我了。”
         “她用食指使劲儿戳我的脑门,噘着嘴和我说‘我就猜到你在这啦,不许喝那么多酒’什么的。我当时非但没觉得丢脸,反而还觉得挺开心的。”
         “所以我就和兄弟们告别了,一路把她送回家,路上拼命向她保证,我以后绝对不再喝那么多酒。”
        “你说,有一个女朋友多好。”雷狮躺在草地上望着星空,手臂曲起当做作枕头。他的脸上还带着笑意,满溢愉悦。
        安迷修坐在一边,回头看了雷狮一眼,便把视线移开了。
         他说不出心中那种混乱的情絮究竟是什么模样,他只能习惯性地扬起一个笑。
        “哈,有这么好的女孩子愿意跟着你,可是你的福气。”
         “是啊,太幸运了。”雷狮阖上眼,轻轻开口。
         “…好好珍惜。”自己说出这话的心情究竟如何,就连自己也不明白。
         “我去那边走走,坐的腿麻。”安迷修说。他站起身,像是逃跑似的走向远处的森林。
         缕缕月光似水般泻进丛林,直通深处的小路被照的微亮。安迷修正低着头漫无目的地散着步,一旁的丛中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握紧了拳给自己壮壮胆后便小心翼翼地走近那片丛林。
         一只长相怪异的动物忽然从密叶中窜出,它甩了甩长鼻,跳到安迷修的身侧回头望着他。安迷修被吓了一跳,退后几步双手握拳抬起摆出一副战斗的架势,目光中满是戒备的神色。奇怪的是,那兽倒也身体下压重心前倾,大有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架势。
         安迷修放松下来,他知道,面前的生物便是传说中的食梦貘。丹尼尔曾经向他提起过这种生物,有的性格极其胆怯,有的却凶猛异常。它们并不仅仅会吃掉人的恶梦,还会将美梦掠去,并且美梦比噩梦更加美味,所以常会有食梦貘潜入人的美梦中,悄悄地吃掉他们的梦。
         万幸的是,面前的食梦貘看上去便是那种极端胆小的类型。安迷修面上装出一副十分凶狠的模样,朝食梦貘挥了挥拳头,那貘便吓得转身逃跑了。
         安迷修松了口气,他还没有对体内灵力的使用完全熟练,如果来的是只凶猛的貘,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况且,与食梦貘的战斗也会消耗掉不少灵力。对他来说,灵力还是省着些用好。

        安迷修再回到原地时,雷狮已经不见了。安迷修却并不在意。雷狮不在对他来说其实是好事,刚好能掩饰自己对雷狮异样的情絮。
         那是连安迷修自己都明白的,不该有情絮。
         后来他们也常在夜空下打闹,打累了便躺在草地上,望着漫天的星空。明明已经累到不行,还非要时不时有气无力地骂一句对方,稍稍恢复了些许气力,便朝身旁的人踹上一脚。安迷修偶尔也在雷狮看不到的地方,赶走顺着梦境的甜味而来的食梦貘。这些天来,安迷修对灵力的使用愈发熟练。凭着生前从师傅那儿学会的剑术,安迷修已经能使用灵力化而成的双剑战败一些凶猛的貘了。
         当安迷修再回到现实中的时候,雷狮往往已经离开卧室好久了。他独自一人在卧室里等着时间的流逝,对于什么都做不了的他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如此漫长。偶尔有飞虫在眼前掠过,也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消遣。有时安迷修也无聊到近乎发狂,甚至想过就这样魂飞魄散或许还痛快些。
         雷狮是属于那种晚出晚归型的人,但却不是为了工作,而仅仅是去寻欢作乐。日子长了,安迷修便也逐渐习惯了。
         不就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待上大半天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算只有几个小时也好,他想多在雷狮的身边多待一会儿。

         半夜,安迷修正百般无聊数着窗外夜空的星星,虽然他总是会忘记自己数了哪颗没数哪颗,使一切不得不重新来过。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
          雷狮是带着一身酒气回来的。他走路的步子有些不稳,径直走进房间便一头栽在了床上。他一把环过一旁的安迷修,死死的搂在怀里,接着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安迷修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见过雷狮喝成这样。印象中雷狮的酒量是相当不错的,从未醉过。今天到底是喝了多少酒,才会醉到这种地步?
         一旁的雷狮已经开始说起了胡话,安迷修索性也就这么安静地听着。
         “哈…我居然也有被甩的一天……”
         “…为什么…明明我对你那么好…为什么要骗我…”
           断断续续地话语让安迷修好歹是弄明白了雷狮喝那么多酒的原因,听上去似乎是被女友甩了。这么想着,他的心中不由得有些难受。
         原来那个姑娘,对雷狮来说那么重要。
         模糊不清呢喃逐渐低了下去,安迷修能感觉到,雷狮的呼吸已经逐渐平稳下去了。他叹了口气,像往常一样准备进入雷狮的梦中。
         令安迷修吃惊的是,属于雷狮的那扇门居然大开着。难道有别的东西进入了雷狮的梦里?他不敢往下想,赶忙收拾好情绪进去了。
        远远地看到草坪上坐着的雷狮,安迷修松了一口气,便悄悄绕向远一点的树林。为了安全起见,他想先去到处勘察一遍,毕竟雷狮这个时候精神状况十分虚弱,若是正巧有恶灵侵入,那么雷狮的状况可谓是十分危险了,说不定要就此丧命。
         更何况…
         他看了雷狮一眼,雷狮正坐在草坪上发呆。
         他想,还是给雷狮一点时间,让他自己待一会儿吧。
         安迷修将双剑凝出握在手中,小心翼翼地借着不算明亮的月光前行。
         当他看到面前周身散发着戾气的黑色恶灵时,他便知道自己猜的果然不错。
         那恶灵有些诧异,半晌后反应过来。“同类?”他开口了。
         安迷修摇了摇头,“我和你们这些恶灵不一样。”
          “噢?那你倒是说说,你出现在这人的梦里是做什么的?”恶灵笑了,那双眼嘲弄地望着他。“难道你不是和我一样,想趁这具身体的主人在灵魂虚弱的时候灭了他的魂,将这身体占为己有么?”
         “当然不是。”安迷修握紧了手中的双剑,朝雷狮的方向瞥了一眼。
         “我是他的骑士。”
         恶灵愣了愣,“你这家伙也是蠢得厉害。你明知道你在梦里为他做的任何事,他醒来之后都会忘得一干二净。为了他消耗自身灵力,加速消亡的时间,值得吗?”
         “当然。”安迷修迈开半步,微弯下腰摆开战斗的架势。“他值得世间所有幸运。”
         恶灵看他的样子,叹了口气,“既然你如此执着,那咱们也只能打上一架了。”

         “不过啊,”恶灵轻笑。他顿了顿,道,“我还真有点羡慕那家伙呢。”

———————————————————————————        
       
       雷狮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女友挽着自己的手,两人并肩有说有笑地走过记忆中熟悉的街角。然而下一秒,场景就变了。还是那貌美的女孩,面上却冷若冰霜。薄唇轻启在他面前一字一句地说着那句让他心痛到几欲死去的话语。
         “真是不好意思啊,雷狮。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
          “不过是为了你的钱罢了。”

———————————————————————————

         安迷修将满是血的白色衬衫褪下,绷带在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他坐在河边,拘起一捧清水细细洗净了自己脸上的血迹,他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安迷修重新换上一件干净的衬衫,起身便准备去找雷狮。
         “嘶——”又牵动到伤口了。胸口的剧痛让安迷修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咬了咬下唇,站在原地缓了缓便继续朝雷狮的方向走去。
         安迷修走过去时,只看到雷狮抱膝坐在草地上,脸埋在腿间一动不动。他小心地走上前去,在雷狮身旁慢慢蹲下。犹豫了一会儿后,将手轻轻搭在他肩上半环抱过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迷修甚至觉得腿都要麻了。这时,雷狮开口了。
           “安迷修。”雷狮闷闷的声音从膝间传出。
         他看见雷狮抬起头来了,有些发红的眼眶和咬得有些发白的下唇在他的脸上格外显眼。安迷修一愣,雷狮在他面前表现出这么软弱的一面,还是第一次。
         安迷修不敢开口说话,他怕雷狮听到他那因疼痛而有些变调的声音。他不想让雷狮知道自己因他而受伤。
        他轻轻拍了拍雷狮的背以示安慰,而雷狮也没有再说话。他们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天亮。

         tbc.

【安雷/雷安】风与你的梦(上)


         “原来,看到你幸福,才是我最后的愿望。”
                                                   ——题记

        车轮急刹的刺耳声音突兀地夹杂在鼎沸的人声中,所有的喧嚣都停了下来,人们回头看向声音的源头。
         一位年轻男子躺在血泊之中,一旁停着一辆黑色豪车。驾驶座上的中年男人望着血迹慌了神,片刻才反应过来似的匆匆调动方向盘,连人带车扬长而去,留下一具冰冷的尸体与周围交头接耳的人群。
         安迷修现在相当迷茫。
         他漂浮在空中,望着人群中血肉模糊的自己。不管他如何努力地试图去触碰自己身体,他看到的都只是他的手从身体上穿了过去。他站在众人面前大声呼喊,甚至手舞足蹈,可是没有一个目光的焦点是落在他身上的。
          安迷修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无力感。
          “安迷修,安迷修。”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
          …多半是在叫我的身体。
          “安迷修。”那声音沉着而冷静,倒不像是见到尸体惊慌失措沉痛悲哀的亲属友人。
         于是他回过头去了。他看见一个银发的男人立在半空,金色的眸正望着他浅笑,一个光环斜斜地悬在他的头顶。
           “…同类?”安迷修此时激动得甚至想去握着来人的手泪流满面的感慨一番原来自己不是孤单一人。
           那人莞尔,轻轻摇着头开口,声音温和沉稳:“我是造梦师丹尼尔。初次见面,安迷修。”
         “我将会给你一次机会,待在你最想见的那个人身边。”
———————————————————————————
        “上来了上来了!雷狮你快看,我夹到它啦!”夹娃娃机前,一个女孩兴奋地叫喊,身旁黑发的男子双臂环在胸前,饶有兴致地看着女孩。
        夹子上正抓着一只玩偶马,缓缓移至洞口后便松开,安迷修被狠狠砸在了地上。而后一只手伸过来,将他从地上拿起来。
        嘶——好痛..。
        安迷修开始打量起面前拾起自己的男子。一双紫眸正望着他对面的女孩儿笑,长长的头巾束高了有些长的黑发。
        保养得真不错。过了一年,这家伙也没变多少。
        …最想见的人。
         说来也怪,那造梦师这么说时,自己脑内浮现的第一个身影,居然是雷狮。
        不是父母,也不是亲戚,更不是友人,而是这个分别了一年多的恶党,他的高中校友。
        他的初恋。
        雷狮小安迷修一届。风纪委员安迷修在初上任的高一一年里,将凹凸高级中学的校风管理得前所未有的优良。
        后来雷狮来了。开学第一天,这个不穿校服还大大咧咧地走进校门的雷狮,就与皱着眉把他叫去训话的安迷修结下了梁子。他们互相都看不顺眼,尤其是雷狮,变着法子给安迷修使绊。他们这么打打闹闹地过去了两年,后来安迷修高中毕业了,他们的交集也就此告落一段。
         这个处处同他作对的雷狮。为什么自己到死都依然记挂着的人,偏偏是他呢。
         而此时,他的灵魂现在正被关在一只玩偶马里,雷狮身边的这个女孩将他夹起,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暂时待在雷狮的身边,好好看一看这个久别重逢的恶党了?
         丹尼尔赐予他一丝灵力,将他的灵魂附在一只玩偶马上。而这灵力,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他的使用,渐渐消耗。安迷修很清楚,一旦灵力耗尽,他将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一旁的女孩有着一头棕色的卷发,天蓝色的眸子使她看上去颇具活力。“这只马,就送给你吧,雷狮。”她笑着开口,音色甜美。
          “...好丑。”雷狮垂眸,扫了一眼手中的玩偶马。“不过既然是你送的,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好了。”
          安迷修心中刚萌发出的一丝重逢的喜悦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
         雷狮的家很大,据说那是他父亲送给他的成人礼。他的父亲不仅十分富裕,并且还为世人熟知,是一个相当受人敬佩的商人。雷狮是家中的三子,不知怎么的与他父亲和他那些有出息的兄长们完全不同。他极度我行我素,霸道嚣张,典型的叛逆青年,成绩却相当好,学校和家里人根本拿他没办法。他父亲十分宠爱他,尽管雷狮不肯出去工作,家里仍然是他的提款机。
         夜晚,雷狮一直将女孩送到她的家楼下,才独自抱着安迷修回了家。卧室门口,雷狮握住门的把手轻轻下旋,随意一推便打开房门。手中的玩偶被他来了个远程投篮,重重地落在柔软的大床上又弹起。安迷修倒在床上,看着雷狮离去时关上的房门颇为郁闷。不远处的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那家伙一定是去洗澡了吧,安迷修想。接着他开始打量起这个房间。房间看上去相当的大却凌乱不堪。 书桌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书,各种文具放置地相当随意。这里一块橡皮,那里一只笔,而笔盖甚至不知所踪。其中居然还有一叠用来当草稿纸的奖状。
             .......什么人啊这。
            相比起来,一旁的书架倒是显得十分整洁。各种外文书与各类名著工工整整地摆在架子上。许多写着笔记的便签夹在书页中,只露出小小的一个角,这是他常年来阅读的习惯。
             看来,这些年过去,他活的还不算太糟嘛。
              屋子那头,浴室的水声不知何时已经停止。房门被重新打开,雷狮走了进来。他的身上水迹未干,米白的浴巾随意的搭在肩上,白日被发带高高束起的黑发此时正披在脑后,几滴水珠不时顺着发丝滑下,落在脖颈间,顺着颈间优美的曲线流入衣领。安迷修看的眼睛有些发直,随即他马上反应过来,赶忙将视线移向别处。
         雷狮走到书桌前,伸手拉开椅子便一屁股坐下,一旁书架上某本书被随意抽出翻开。他抬臂用毛巾不断擦拭自己湿漉漉的发丝,时不时翻动书页,打破卧室里长久的宁静。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合上书,摸了把自己已经干了的黑发,收拾收拾关上灯躺到床上去了。
        安迷修看着睡在身边的人。他双目轻阖,呼吸平稳,黑暗中的脸庞依旧俊俏。
        大概已经睡着了吧,安迷修想。那就到他的梦里去看一看吧。丹尼尔事先已经教过他使用灵力的方法,于是他依葫芦画瓢地试着运转起体内的灵力。很快,眼前的画面一转,安迷修的灵魂已经身处一个有着无数扇门的黑色的空间。
         “每扇门的背后都藏着一个梦。”丹尼尔说。
         “那家伙的梦到底在哪里啊…”安迷修感到相当头大。这里的门这么多,他怎么知道雷狮的门在哪。难道要一个个开一遍试试吗?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他推开身边一扇白色的门,抬眸刚望进去便愣住了。一对浑身赤裸的男女正在床上抱在一起,听到开门的声响都别过头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安迷修。
         “呃…不好意思打扰了。”安迷修有些尴尬地点头道了歉,迅速关门离去。
        看来一个个开门是行不通的了。他试着去寻找那个属于雷狮的梦。每扇门都不一样,这大概是唯一可以让他准确找到目标的方法。
        也不知道前进了多久,一扇黑色的门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门上画着一颗星星,下面还有一艘海盗船。
         毋庸置疑,这就是雷狮的梦境了。安迷修推门抬脚踏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璀璨的星河,天空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地。远处,有人坐在草地上,仰头望着星空。
         那应该就是雷狮了吧,安迷修想。他轻轻往前迈上一步,雷狮却很快发觉了。他回过头来,惊讶地望着安迷修。安迷修有些尴尬地和他对望,思索着要不要找点话题先开口。
         “…安迷修?怎么是你?”雷狮倒先发问了。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安迷修被问的有些郁闷,梦见自己有这么让人不可思议吗?
        雷狮看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我很久没有梦见过别人了。每晚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看着星空,等着梦的终点。”
         “真想不到,好不容易有个人来陪我了,可这个人居然是你。”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安迷修挑了挑眉,强忍住揍他一顿的想法。“不仅是今天,你以后还会梦见我。”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还真是不走运啊。”雷狮笑了。万千星辰落入他的眸子,再美的银河都要为之失色。
         安迷修走过去,坐在雷狮身边的草地上,仰头也看起了星星。两人都不语,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安迷修心说不对啊我好不容易和他见上一面,居然浪费时间在这里看星星看月亮。于是默了一会儿后,他开始和雷狮找话题。“…雷狮”
        “怎么。”
        “咱俩分别一年多了,给我讲讲这一年来你有什么事儿发生了呗。”
         “好啊。”雷狮倒答应得爽快。
         “你雷总最近交了个女朋友。”
         安迷修心中猛的一跳。
         什么啊,这种感觉。
          “…噢,是吗?那真是恭喜了。肯定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吧?”
         “当然,她漂亮极了。”雷狮说着,颇为自豪地扬了扬头,想了想又瞥安迷修一眼。“她的发色和你一样,长卷发,天蓝色的眼眸。对了,我们今天去夹娃娃,她还夹了只小马上来送我,”雷狮顿了顿,笑意浮现在他的脸上。
         “虽然丑了点,不过既然是她送的嘛,那当然得收下。”
         “…你应该对小马有最基本的尊重。”安迷修忿忿地道。自己有那么丑吗?
         等一下,他说,女朋友。
         原来今天夹起自己的那个女孩,就是雷狮的女朋友吗。
         …挺好的姑娘啊,他想。长的也很可爱,性格也很开朗,浑身上下都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一丝挫败感在心中蔓延开来,安迷修赶紧甩甩头,将这种感觉抛开。
         一定是因为,这么好的女孩,被恶党给糟蹋了吧。安迷修在心中为自己辩解。
          他们一直在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令安迷修奇怪的是,梦里的雷狮相当的清醒,简直不像在做梦。结果却被雷狮嘲笑没见识,憋了一肚子气。
         正当安迷修打算给雷狮以充满关怀的一拳慰问慰问时,他发现雷狮的那双漂亮的眸正渐渐失焦,一副欠揍的笑容也逐渐凝固在脸上。安迷修知道,这是雷狮即将醒来的征兆,而他也该离开了。
        他站起身来,理了理胸前的领结,向来时的门走去。睁眼,已经在雷狮的房里了,他又变回了那个棕色的小马玩偶。床上的人还没有醒。他知道,天亮之后,雷狮的记忆里,梦中的事情将不复存在。
         “你们会在梦中相遇,而梦境与现实会就此分割成两个世界。梦里的他与现实中的他无疑,但他醒来之后,不会记得昨晚的梦。”他再一次从那满是门的黑色世界中走过时,他听见丹尼尔的声音。

tbc.